绝大多数中国人是无法感知到区块链的便利的,因为我们本身就处在一个大一统的时代。所谓大一统,「六合同风,九州共贯也。」

秦始皇的大一统

中国的大一统始于公元前 221 年。

「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

雄才大略的秦始皇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封建国家。在此之后,九州大地有了统一的文字、度量衡和车轨。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有了统一的、国家信用背书的金属货币。这意味着资本、信息、货物和人才可以在帝国的任何一个角落流动。

Photo by Aaron Greenwood on Unsplash
Photo by Aaron Greenwood on Unsplash

这件事情有多重要?想象一下,几十年前一个英国人去到法国。他不会说法语,没有法郎也没有信用卡,他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别说商业的发展了,连生存都会很困难。在欧盟成立,欧元推行之前,这就是欧洲居民之间真实的生活状况。

欧盟发行欧元打造申根区,为的就是干秦始皇几千年前就干过的事情:让资本、信息、货物和人才能够快速的流动。遗憾的是,欧盟始终无法做到像中国这样统一语言、文字乃至是文化。结果就是欧盟貌合神离,聚兵和将,便生纷争。

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实现这样的大一统,进而让资本、货物、人才和知识(新中国消灭了文盲)进行快速的流动,为商业活动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欧元经济区明明用的是都是欧元,但大多数情况下的银行转帐还是需要一到三天的时间不等。南美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甚至达到了七位数,法币还不如纸贵。而在巴西,不同的州之间周转商品还要收税。

换句话说,作为一个大国,中国无论是在资本、货物还是知识、人才的流动上,都是效率最高的。所以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于加密货币(也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毫无感觉,因为我们有足够强大的可信的第三方和足够高效的流转体系(从某些方面来说)。

但只要你用过跨境汇款,就知道这种便利的可贵。

SWIFT 的困局

跨境汇款目前用的最多的系统叫 SWIFT,俗称电汇。全称是「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直译是「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这是一个建立在布鲁塞尔的国际银行合作组织。它是全球覆盖范围最广的银行间协会,超过两百多个国家一万多个金融机构。

SWIFT 的覆盖面很广安全性也不错,只有两个问题:慢、贵。

因为 SWIFT 的方式是通过银行间的拆借进行的。但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SWIFT 虽然涵盖了一万多个金融机构,但彼此之间的联系却异常的松散,很多银行彼此之间毫无联系。因此我从中国往德国的某家小银行付款,可能需要两到三个银行的中转,再加上各个国家银行办公时间不同、协作流程不同、收费不同,我甚至没办法预知对方会收到多少钱。

那么为什么不能建立点对点的付款系统呢?因为货币、因为语言、因为文化、因为信任、因为成本。

在这套系统里,资本不是实时流通的。拆借是一种短期借款,有拆借就意味着债务,银行也是会倒闭的,没有人想承担这个风险。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银行没有动力跟美国的小银行签订合作协议,因为这涉及到背景核查和漫长的商务谈判。帐一算,不经济,那不如让用户多等一会儿、多交点手续费算了。

加密货币的破局之路

这个时候加密货币横空出世了,人们发现原来还有更高效更经济的解决方案。加密货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它记录了两个信息:谁拥有货币,谁向谁转移了货币。当 A 向 B 转账的时候,一旦被写入区块链,链上的任何一个节点都会记录这个交易,(大多数情况下)不可撤销也无法伪造。

区块链就像是一个巨大的 SWIFT 网络,但和 SWIFT 不同的,区块链本身就是储存资产凭证的账本。因此在交易的过程中,我们不需要银行来储存我们的资金或者中转我们的交易,一切的交易都是点对点进行的。我们也不用担心空头支票,因为每个节点都会储存这笔交易,永远且不可逆。

所以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第一,区块链可以通过数学方法证明资产的所有权。

第二,区块链可以保证数据的不可篡改和永久保存;

第三,区块链可以让我们不需要一个共同信任的第三方。

基于此,我们可以把区块链应用在各个方面。

如果把区块链技术运用在游戏抽卡上,将物品爆率直接写入区块链,那么厂商无法作弊非洲人心服口服。不仅如此,我们甚至还可以畅想跨游戏物品时代的到来。同一厂商的不同游戏,甚至是不同厂商的不同游戏之间装备可以互通。使用同一标准(比如 ERC-1155)的物品可以在不同游戏之间发挥作用,用户还可以通过游戏外的市场自由的交易装备。

区块链也不仅仅是一个账本,它是一个可拓展的分布式计算系统。

智能合约将大放异彩

智能合约,一种部署在区块链网络上的可执行代码。一旦部署,智能合约将会按照代码编译好的规则忠诚的运行着,公开而透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智能合约创造一个绝对安全可信的第三方 —— 不会跑路、不会作弊(前提是代码没有问题)。

举个例子,A 和 B 打赌,如果中国队赢了 A 就给 B 支付一万块钱,反之 B 给 A 支付一块钱。那么谁来保证,当中国队赢了的时候 A 会按照约定掏钱呢?于是大家找到一个第三方 C,两人都把筹码放到 C 那里,专心看比赛了。C 一看,这么多钱,结果卷钱跑路了。

那么如果我们用智能合约来做这个第三方会怎么样?因为是运行在区块链网络且不可修改的,所以它不会跑路。同时因为它的代码是公开的,所以 A 和 B 都无法作弊。那么不管谁赢,只要触发条件智能合约就会乖乖的分钱。

博彩只是智能合约应用的一个很小的例子,商业社会中,我们也往往需要一个这样的第三方。比如跨境贸易中的信用证。

A 向 B 出售一笔货物,规定是舷左责任,也就是说只要货物过了船舷 A 就算完成了交割。之后甭管是轮船触礁还是爆炸,都跟 A 没关系。但 A 担心 B 到货不给钱,B 又担心 A 给钱不发货,怎么办?B 先把货款打到银行,开具信用证给 A,A 交付交付货物之后凭借信用证到银行领钱。这个信用证就是合约,只不过不够智能需要人工操作。

分布式计算的意思是,智能合约不依托于中心服务器执行,这也意味着它不会宕机。银行会关门、会排队,可能还会破产,但是智能合约却不会。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跟智能合约交互,只要我们能连接上区块链网络的某个节点。

区块链的大一统

所谓大一统,「六合同风,九州共贯也。」简单来说,就是大家都按照一个同样的标准去办事。单单在欧洲,欧盟就有 23 种「法定工作语言」。任何成员国都有权使用其中任何一种「官方和工作语言」和欧盟交流并查看欧盟的规章和法律文件。因此想要签署一份合约,得先保证它在不同语言里的可适用性。

但区块链的世界不存在这个问题,它采用的是统一的标准和编程语言。比特币不会因为用户的国籍或居留权而限制某个人的使用,以太坊允许通证的自由发行和流通。基于以太坊构建的智能合约正在创建越来越复杂的应用程序,比如 DeFiSaver 可以实现多个 DeFi 协议的交互、基于 ERC-1155 实现游戏物品存储和交易。

我始终相信,区块链的大一统会成为商业的基石和桥梁。越来越多人和机构,会受益于底层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和普及。

本文作者:孙润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