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走上数字游民这条路吧。在大学之前,以及大学的大部分时间内,我跟其他人之间在对未来的设想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努力读书考大学,上了大学过一天是一天,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生活。

换句话说大部分人并不需要对此付出太多思考 —— 分数越高越好,考的大学越有名气越好,工作的单位越大越好,工资越高越好。直到我保送了研究生,我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想要什么东西,开始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

那时候开始看各种各样的书,当时最吸引我的是一本叫做《打工旅行》的书,讲述的是作者在新西兰打工一年的经历。当时没什么见过世面的我觉得,我以后也要像他一样,打工旅行,还交一个外省(国)女朋友(笑)(作者女朋友是台湾人)。

当时我已经开始一门心思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开始苦练英语,想尽办法去国外实习/义工,但是最后都失败了。不甘心的我本科毕业之后带着几千块就开始坐着绿皮火车,一路从家里(福建)坐到广州、南宁、贵阳、成都、西安、西宁、拉萨,一直到尼泊尔。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独自旅行的经历。

本科毕业时一路拍的照片

那次经历让我开始对旅行这件事无法自拔,后来每个寒假暑假我都会攒钱去外国游玩,在研究生期间就几乎把东南亚玩了个遍。第三次出国的计划本来是俄罗斯,但是因为经费不足放弃了,于是去了柬埔寨,在那里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女朋友。至此,有一个外省(国)女朋友的愿望达成了(笑),就差一个打工旅行了。

寒暑假的例行出游

当时我有一个非常卑微又看似遥远的梦想,那就是和她真正地在一起(两年多的时间都是异国恋,只有假期时间才能在一起)。于是我开始有了做自由职业的想法。但是当时还很年轻,没有什么可以赚钱的方法,所以这种梦想只是个奢望。

好在我毕业的时候找了一份在吉隆坡的工作,因为她在学校里学的是印尼/马来语系,所以寻思着她在马国找到一份工作不是一件难事(反倒是我觉得自己希望比较小,但运气好的是,我很快就找到了)。她毕业之后也很快来到了吉隆坡,也找到了一份工作。

两个语言不同、国籍不同、生活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在一个陌生的国家认识,后来又维持了两年异国恋,能最终生活在一起,甚至于我还可以每天顺道开车送她上班/回家(她的公司离我的公司不到一公里)(怀念每个早上开车送完她之后去买咖啡的日子)(哈哈哈只给我自己买咖啡),我觉得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当然我是因为穷,要是有钱的话要什么奇迹有什么奇迹)。

吉隆坡生活

我们一起在吉隆坡度过了非常平静安逸的两年多。马来西亚的生活节奏很慢,工作强度也很低,一周工作5天,到点下班;平时节假日很多,还有16天年假可以用。虽然工资水平比国内稍微低一些,但是相对于当地的生活成本以及工作时间,生活已经是非常惬意了。后来我在深圳生活过几个月,觉得深圳的生活成本几乎是吉隆坡的5倍。这里的生活成本指的是让我在深圳的生活维持在马来西亚的水平,需要的花费。光是2000月租的70平带泳池健身房、离公司20分钟开车距离、不需要停车费用、油价是国内一半这几点,在深圳至少要花8000/月。所以生活在吉隆坡不需要赚很多钱。这一点认识其实也是数字游民们推崇的地理套利的概念。

到了第三年,我们都决定各自都需要在事业上有新的突破(吉隆坡的工作总体上就是事少钱多离家近),于是她先回了韩国,我也后来回了中国,然后因为自己太穷和别人格格不入光速离开中国,开始了自己的游民生活。在吉隆坡的生活确实很简单,很安逸。但是在这种安逸的背后是深深的危机感。这是我离开马来西亚的原因,虽然很不舍,但是人生不可能一直是享受而不创造的。

如果说有什么是这种生活方式的必要条件的话,那就是创造。在过去的十年里,自从高中毕业之后,我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创造

我的本科专业是计算机,我更喜欢用代码来创造一些从没有被人创造过的东西,而不是 follow 别人的 career step。所以我几乎没有花时间在算法/数据结构这些可以让我毕业之后可以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的努力上,而是沉迷于创造自己觉得好的东西。有人说这个最多只是自己感动自己,但是我不是一个聪明的人,我只有先感动了自己,才有办法打动别人。因为这些经历,我还挂了科,最终导致了我没拿到硕士学位(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是其本质是我对学位的不上心,以及当时年少轻狂多多少少和愤世嫉俗;不管怎么样,这个结果只对我造成了很有限的影响,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根本就不是事)。不得不承认,我是个普通人,普通人的能力上限就这么多,点了其他乱七八糟的技能点就没办法把学业也兼顾上了。优秀的人自然是样样精通,顾此还能不失彼,而我只能 trade off 了。

到了这一步,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是水到渠成了。事实上,这个渠成花了我几乎六年的时间,并且在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根本不相信自己可以依靠自己的创造来生存。

清迈游民生活工作、休闲、networking瞬间

再说回创造这件事情上。跟我共事的朋友会多多少少以为我是个有情怀的人。其实我只是个厌恶风险的普通人。对我来说,成本最低的创业方式就是做自己喜欢的 —— 这样即使自己失败了,最后真的是一分钱没赚到,至少自己还能过得很开心。

我的人生哲学是贪心算法,只要每一天都过得开心,那么这一生就算没白过了。就像有个朋友曾经说的,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不尊重。或许也是随着物质的丰富,我们这一代人更注重自身的享受、更在意自己的精神世界,早已没有了中国人勤俭持家、赚钱储蓄买房的传统。

当然对于有些人来说,赚钱的这个过程 —— 即使后面全亏掉了,或者到头来其实没有赚到,那也足够让他们觉得值了。这种人我也很佩服。我相信只要不是太离谱,每个人的创造都有价值——要不然就不会有人雇佣你了。可能(大概率)你的创造不会在短时间内体现在金钱的收益上,但是你要相信,你的创造是有价值的。我一开始也没办法相信,但是当我真的达到了那个点,我就开始坚信了。你不仅要创造,还要把你的创造变成你的资产,最终变成稳定的现金流。你要相信,只要是创造,哪怕是篇再简单不过的游记、一张照片、一个 vlog,只要是创造就一定会有价值;你还要坚持创造,创造一次的价值和创造一百次的价值差不是一百倍,可能是一亿倍。

所有的这些也离不开我女朋友的支持和陪伴。她是一个非常简单、没有什么要求的人。她对我的唯一要求几乎就是我花时间陪她。她不会要求我买房、结婚(韩国的无产阶级几乎都不喜欢买房和结婚,这个有时间可以另外写一篇来聊聊),她也一直很支持我的事业(还帮我做了韩语版本的翻译),几乎没有攀比心。我们都很尊重对方的自由,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很珍贵,但是终于她需要回到她的国家,我也需要开始自己新的旅程,但是这并没有对我们的感情造成困扰;她也不会逼我做任何决定,我们和平地重新回到异地恋。甚至于在我们的相处模式中,异地恋是更好的保持感情的方式。

我父母其实是非常开明的人。我一直没有意识到,直到我经常听到朋友们问你爸妈支持你吗的时候我才明白,大部分的父母对于自己子女的选择是会介入的。他们对于我的支持之多,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父母支不支持你这个问题。我曾经跟朋友开玩笑说,我跟爸妈的矛盾(如果有的话)在于我把他们当朋友,他们却把我当儿子😂。或者说这个更像是君臣父子的传统 fashion 和人人平等的新时代价值观的矛盾。虽然说是玩笑话,但是我觉得没有错。我一直试图走进爸妈的世界,跟他们去他们同龄人的聚会,跟他们一起喝酒;虽然我偶尔有抽烟,但是我爸直到我 27 岁才递给我人生的第一支烟、直到我 27岁 才知道我每次回家的时候喜欢跟他和他同事一起喝酒(泪目)。

当然也有朋友会问,为什么不在家工作呢?在家工作确实完全没有问题,一个月至少能省下小一万的花销,但是在家工作会失去什么呢?在家工作失去的是出去看世界的机会:你本来可以创造更多价值,但是你却没有这么做,省下的是钱,失去的是对这个社会做贡献的机会。除此之外,在外生活多年,我已经很难离开一些在国内不存在的网站/工具,再加之我的客户在国外,肉身 fanqiang 也让我省去了很多麻烦(fanqiang 在国内 literally 是犯罪,真的),所以为了做一个爱国守法的公民,我只好离开国内了。除此之外,每到一个地方加入当地的数字游民社区(一般都在共享办公空间),可以认识更多有趣的人、甚至将来某个时候这些人会是你事业的一个推手。

以上,

于Koh Tao,泰国。

生活在别处,永远在路上

Dan

本文系公众号「数字游民情报局」作者 Dan 的专栏,文字内容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欢迎分享本文至社交网络,如需全文转载或商用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